父亲、长江

2019-08-01 17:44:23来源:城市金融报
字号:
父亲殁了,在五月万物繁茂的生长中。当父亲的骨灰伴着鲜花被我捧着洒向江汉交汇的长江的那一刻,这个生于江边长于江边一生爱水的汉子终于以...

父亲殁了,在五月万物繁茂的生长中。当父亲的骨灰伴着鲜花被我捧着洒向江汉交汇的长江的那一刻,这个生于江边长于江边一生爱水的汉子终于以另一种形式与江水实现了亲密接触,融于一体。用这种方式送父亲远行,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父亲的时代结束了,父亲的人生谢幕了,留给我们的只有无尽的伤痛和绵延不绝的思念。

望着江水,时而波平浪静,时而洪波涌起,这不就是父亲波澜壮阔的一生?父亲生于乱世的1937年,在旧中国生活了12年,而后几乎见证了新中国风风雨雨的70年。他的履历上写着:所有的人生磨难他都不曾错过。

望着江水,时而一泄千里,时而峰回水转,但终究会奔流到大海。像极了父亲的人生信仰。父亲自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始,就服膺于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和为共产主义奋斗的信念。63年党龄,其间还蒙冤被开除党籍十数年,无论顺境逆境,但都难以改变他作为共产党人的本色,都难以改变他为共产主义奋斗的初心。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才彻底平反,恢复党籍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补发的工资全部用来补交了党费。进入暮年,仍然关注时事,关注政事,继而关注天下,仿佛无尽的远方和无数的人们都和他有关。

望着江水,时而温柔,时而咆哮,这不就是父亲性格的真实写照?父亲自弱冠之年投身于教育事业,凡40年,从教小学而初中而高中再到大学,无论身在何处,始终秉承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红烛精神,始终奉教师为天底下最崇高的职业,虽九死犹不悔。十年动乱中,一度曾被褫夺教师公职遣回江北蔡甸老家劳动改造数年,俟恢复工作籍时,有人想将他调出教育界分配到商业局办的大市茶场工作,我们几个孩子听了都欢欣鼓舞,当时那里条件好啊,电灯电话自来水甚至电视机皆有,而当时母亲任职的大市中学还是煤油灯自挑水吃。但父亲却三番五次到县城找领导,不惜与领导争执,只为回到教育战线,须臾也不愿意离开。最终,父亲如愿以偿,无论南北,不问东西,执拗地回到了他的三尺讲台。并恪守师德,终生奉“学为人师,行为世范”为圭臬并不懈践行之。

望着江水,奔腾不息,一往无前的精神,像极了父亲坚贞高洁的品格。父亲这辈人,经历了无数的运动,人性之善恶在运动中立马可辨,但父亲却始终做到了表里如一。由此罹难也在所不惜,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历次运动,父亲不隐瞒自己的观点,不检举不揭发不打小报告,不以牺牲他人而换取自己的自由;不献媚不做污损自己人格的事以换取别人的怜悯;不投靠不选边站,始终保持自己的独立人格。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尤为可贵。后来成为一名行政管理者的父亲,处处宽以待人,事事严苛律己,宁可自己过清贫洁白的生活,也从不以一己之私而损害他人利益。

望着江水,兼容并包,纳百川的胸怀,不正是父亲的无疆大爱?尤记得父亲在祖父面前,即使自己已六十多岁了,却还在为祖父端水泡脚洗头刮脸,尽显人子之孝。父亲对于他的五个弟弟妹妹及他们的子女,无论是读书就业还是结婚生子,父亲都热心的解囊,尽显兄长大伯之爱。父母相识65年,相濡以沫61载,父亲就是母亲的拐杖和精神的依靠,那种爱早已浸入血脉,彼此的一个眼神都能读懂。我们四个子女,更是感受良多。还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被开除公职回原籍劳动改造的父亲春节回崇阳省亲,在鄂南赵李桥火车站遇大雪,关山阻隔,汽车停运,竟挑着我的弟弟妹妹,风餐露宿,迎霜冒雪,走五六十公里山路到母亲所在的大市。那满满的一担爱,可是这寥寥几个字所能表达的?而在芸芸学生眼中,父亲不仅是传道授业的解惑者,还是生活困顿学生的一团炭火,给他们以温暖;还是人生迷茫学生的一盏明灯,给他们以照耀……有学生称父亲为“滕婆婆”,有同事说父亲是“抱鸡婆”,虽是戏谑,但父亲就是这样,希望他的学生都在他爱的羽翼下成长。可这辈子,有着无疆大爱的父亲唯独没有学会爱自己。

今天,望着涛声依旧的长江,就像是在望着我的父亲,亲近这不舍昼夜的长江,就像是在亲近我的父亲。那长江的旋涡,就是父亲的微笑,那长江的怒号,就是父亲沉重的叹息。呵,长江,你不仅是我的母亲河,还成了我实实在在的父亲。我多想倚在你的怀抱里,感受那无处不在的父亲的气息。呵,父亲就在这伟大的河流中得以永生。

父亲、长江!

长江、父亲!梅赞

责编:phpcms

  • 路过

新闻热图

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